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 正文

到了山海情,而黄轩表演最好的地方

时间:2021-01-24 20:04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狐

核心提示

最近参加某颁奖礼,黄轩用西北方言和祖峰聊天:“前两天不是还在一起种地嘛,干啥嘛!西装领结都打上了。”听完台下的嘉宾都笑了。黄轩说的那部剧,当然是《山海情》这大概是少有地让观众不但不想倍速看剧,还嫌不够

最近参加某颁奖礼,黄轩用西北方言和祖峰聊天:“前两天不是还在一起种地嘛,干啥嘛!西装领结都打上了。”听完台下的嘉宾都笑了。

到了山海情,而黄轩表演最好的地方(图1)

黄轩说的那部剧,当然是《山海情》

这大概是少有地让观众不但不想倍速看剧,还嫌不够看的国剧,23集,观众正搬着小板凳看得上瘾,嘴里还在琢磨味儿呢,剧咋就播完了,不够看嘛!得福想想法子嘛!

写这篇文字的时候,全剧还剩一集。豆瓣上7万人打分,评分稳稳地停在9.4上,很有可能,年度最高分国剧,这就定下来了。

最新集里,黄轩演的得福的一长串广播独白,把剧中的一村村民和看剧的一票观众都给感动了,里面最经典的一句台词是—“人有两头根。”

到了山海情,而黄轩表演最好的地方(图2)

演了22集,马得福的“难”如打地鼠般,刚解决一个下一个又冒出头来。而一直都很难的得福,刚刚过了全剧最难的一道关,也是因为得福的一番话,从涌泉村到闽宁镇,乡亲们没有断掉他们的根,而是把根移到更肥沃的土壤,在那儿再次落地生根。

有观众说,本集编剧已,这才叫艺术。还有人说,黄轩演技怎么进步那么大,完全不油腻了?

不油腻了,也就是说,黄轩还是油腻过的,有多油腻,经历过《翻译官》《创业时代》《完美关系》三连击的观众,都有感受。

到了山海情,而黄轩表演最好的地方(图3)

瞄准算回血,到了山海情当带着一脸高原红、一身皱巴巴的衣服,一头灰蒙蒙的尘土,一口憨憨的方言的村口二,啊不,是青年乡镇得福走出来的时候,虽然“土得掉渣”但放在全员演技派的剧里还不算显眼。

黄轩演技没任何问题,问题是正午阳光太狠了!把能抓来戏骨全抓来了,张嘉益的老父亲、郭京飞的胡建人、尤勇的村民,有一个算一个,个顶个的能演。

况且马得福看似男一,其实不好演,一群性格鲜明的厉害角色像一颗颗珍珠,需要有一根珠链,把珍珠都串起来,而黄轩扮演的马得福,就是这根珠链。但珍珠熠熠生辉,珠链很可能就是把自己演没了,具体可参照《人民的名义》

到了山海情,而黄轩表演最好的地方(图4)

但黄轩演的马得福这根珍珠链,越演到后面,越是在大西北的风沙里,发出自己的光来。

但这光,又融在《山海情》的光彩里。过去很多新一代观众一听到“扶贫剧”三个字就会避而远之,就怕只有官话和教条,没有人味儿,但正午阳光孔笙讲出的这个90年代的宁夏闽宁村,从荒漠戈壁变塞上江南的尘土飞扬的故事,却楞是收获了老中青三代观众,不但口碑炸裂,热度还还一路走高。播到最后,所有观众都说,怎么不多整几集。

这部土得掉渣的剧到底凭什么?

某种意义上,看懂了黄轩的演技逆袭,也就看懂了《山海情》

太土了

结果,第一集张嘉译的一句你次咧四咧吐成贼样让人笑喷的瞬间,观众心里都踏实了。

但就在这时候,得福却真正感同身受,于是才有了那段发自肺腑的心声—

“人有两头根。一头在老先人手里,一头就在我们后人手里。我们后人到哪儿了,哪儿也就能再扎根。”

黄轩这段对白堪称全剧演技的高光时刻,我甚至觉得可以和《风声》中周迅的那段独白媲美,说到太爷去医院人没了,我们离医院太远了的时候,嗓子忽然一酸,一滴泪滚下来,不多不少刚刚好。

到了山海情,而黄轩表演最好的地方(图5)

正是黄轩的这场高光表演,让这段将中国传统乡土情结与社会发展进程的融会贯通的对白,听得人又感动、又激动。

你可以看到孔笙在这段戏的最后,用了一段云破天开的空镜头。这是全剧中少有的诗意镜头,上一次出现,还是热依扎的段落。

因为孔笙明白,只有观众情绪到了的时候,适度煽情才是意义的,而这个标尺就是,黄轩的表演是不是真的让观众—

动情了

在我看来,《山海情》最好的地方在于,没有任何一秒钟,让主题凌驾于故事。

故事和人物,永远落地生根到泥土里。

而黄轩表演最好的地方,就四个字—合情,合理。

得福和水花的对手戏,正是对这段评价的最好诠释。

那几场高光情感戏,换两个缺乏生活阅历,只有偶像剧演技的演员,效果就很不同了。

第一集水花爸为了一口水窖、一头驴就把他青梅竹姑娘水花卖了,得福在村口听到这个,眼神愣了一下。作为村,他还得骑车去寻,终于在一辆停靠的火车上找到了他们。

到了山海情,而黄轩表演最好的地方(图6)

水花窝在车厢的角落里,泪眼婆娑地问他:“你是要抓我回去嫁给安永福的吗?”

看到缩在角落里的水花,得福先是离开,又转回来,当时我心想,一定会说点什么情话吧,结果他掏出了口袋里所有的钱,塞给她。

到了山海情,而黄轩表演最好的地方(图7)

告诉她,有多远就跑多远,你一个女娃娃在外面,要好好照顾自己。

这真是今年国剧中最好的情感戏,没有过多花哨的修饰,却和黄土一样沉甸甸。

但最动人的,却是水花最后还是回去了,两人在人群中近距离对视,像隔了一条银河。

到了山海情,而黄轩表演最好的地方(图8)

黄轩和热依扎这段表演让人动容,正是因为演出了人物的挣扎与渴望。

得福是个压抑自己情感的人,直到祖峰演的白老师主动和他提这个话题,他昂扬的面孔上才第一次露出沮丧的神情,说自己家没有水窖和驴。

但更动人的戏竟然还在后面。

得福为了村里难通电的问题,四处求人,蹲点了好几天,都没能帮村里通上电,可就在这时候,嫁人后丈夫残了,为了寻求好出路,一个人用板车拖着的丈夫和孩子,走了七天七夜,四百多公里,走到了吊庄移民的戈壁滩的水花,竟然在晨曦里,出现在德福的眼前。

到了山海情,而黄轩表演最好的地方(图9)

黄轩这一场戏演得真好,他望着她的身影,不可思议地认真看了一眼,身体不由自主前倾,笑出了一排灿烂的白牙。

水花在斜阳底下笑得灿烂动人。他也笑了,又略带羞涩地挠着头,眼里含着泪光。

到了山海情,而黄轩表演最好的地方(图10)

得福和水花的故事一直是支线,但却写得很妙。

到了山海情,而黄轩表演最好的地方(图11)

双孢菇种植成功后,水花找小马申请,那短短的几分钟也是让人看得五味杂陈,黄轩假装一本正经下的眼神里的关心、欣喜、闪烁和局促,骗得了人骗不了自己。

但那种隐忍感,又和《芳华》里的刘峰不同,后者是看着清秀温吞,为了一点爱情的执念,什么都敢放弃。

而得福却是那么柔情的,虽然和水花虽然没有走到一起,但他一直关心着她,一直希望她能过好。看着水花的日子一天比一天好,他打心眼里高兴。

两个人的感情戏其实不多,但场场动人,为什么?

到了山海情,而黄轩表演最好的地方(图12)

因为它土得足够真诚。

因为这些情感自然不虚浮,生长于人物,又植根于环境。而黄轩和热依扎,把这段情感戏,一五一十演了出来。

所有这段没有爱情又土得掉渣的故事,比那些所谓的甜剧还好磕。

去油了

山海情拍摄时间是在2020年8月份。

宁夏的七八月份,虽然早晚有些凉意,但是很多时候的气温都高达40度。而且方圆几里没有大树乘凉。

导演孔笙说:无论是张嘉益、尤勇智、黄轩还是小姜、白宇帆、黄尧,每一个人的表现都太好了,让人感动。

到了山海情,而黄轩表演最好的地方(图13)

让孔笙感动的,可能是演员的接底气。

但黄轩的表演其实油腻过。

他是文艺片出身,身上有着挥之不去的文艺气质,受过大导演青睐,但也说过一段怼流量的话—“质量堪忧的偶像剧爆出的流量可以轻易拿到好资源,认真演戏的演员总是被换角”

到了山海情,而黄轩表演最好的地方(图14)

当时这段话还得罪了不少流量粉,他心里明白,但还是不由自主走到了那条道路上,也演了几部流量剧换流量。

可事实证明最不适合他的就是霸总,连演三部大家都说他油腻了。

到了山海情,而黄轩表演最好的地方(图15)

山海情好像是黄轩去油的过程,但换个角度想,好像也是为国产剧去油的过程。

在所有剧组都在拼热点找爆点的时代里,剧组在拍摄前做了大量的研究,剧中许多情节,包括兄弟共用一条裤子都取自现实,也真有女孩子被一头牲畜换走。

剧组全体到宁夏体验生活,镜头里的漫漫黄沙真的吹到人脸上,留下烙印,演员们纷纷贡献出近年最好的演技。

到了山海情,而黄轩表演最好的地方(图16)

黄轩也跟着圆了梦。“我是西北人,一直梦想着在西北这片土地上说着西北的方言演一个西北的故事,这次当我接到邀请时,觉得好像圆了我的一个愿望。” 他用“叔叔”形容孔笙带给自己的感受。“我觉得他最重要的是他的人格魅力,他是那么憨厚朴实的一个人。”

朴实的孔笙,拍这个剧的妙笔在没有刻意要去塑造一个英雄。

反倒用黄轩拍出了近年荧屏鲜见的,有血有肉的基层形象。

他的理想主义、怂,勇敢,都不是呲牙咧嘴的。其他角色也是。

他们是不起眼的小人物,也是了不起的小人物,形成山海,跨越山海。

当国产剧越来越来越绚烂,繁华,剧集越来越讲究。这群人却跑到西北大地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观察,再创作。《山海情》每集结尾,都会出现一段文字:

“这是一段荡漾着理想主义浪漫、蕴含现实主义真切的画作。”

这是对剧集的生动概括,但这股精气神,同样属于这个剧组。

到了山海情,而黄轩表演最好的地方(图17)

我甚至觉得得福和黄轩在某种意义上完成了命运的相逢。

在接近未来的过程中,最热血的马得福,面对眼前的难,也曾经气馁,甚至怀疑—未来会到来吗?

就像黄轩也曾经跑去演了自己看不惯的流量剧。

但最终他们都在《山海情》的故事里,发现理想没有被辜负。艺术,果然来自生活,高于生活。

最后还是回到文章开头,孔笙回忆,演完《山海情》吃散伙饭的那天,黄轩大哭一场,祖峰少有地喝了顿大酒,醉了。他说,好多年,没遇到这么好的剧组了。

你说这都是一群吧,苦哈哈的日子过了好几个月,黄轩自己说:条件太艰苦了,大家都是咬着牙拍。

拍戏那么累,要热搜没热搜要流量没流量,演完了也未必爆,因为观众还是爱看低分的甜宠剧,越是拍得好的国产剧观众越是挑剔,你说他们都图什么呢?

到了山海情,而黄轩表演最好的地方(图18)

可到了杀青,一个个哭得跟似的。

也就是这群般的演员,跟着两个一样的导演,在这片黄土地上扎下根来,踩在这片土地上,吃着面条、羊肉,风吹日晒的,拍出了一等一的,打着灯笼也挑不出毛病的好剧。

说到底,国剧有两头根,一头连着过去,一头就在这代创作人手里。而有了这样全体演员灰头土脸的剧组,国产剧,终究不再灰头土脸。

这种般的剧组根在哪里,国剧的希望,就在哪里。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黄轩

黄轩,1985年3月3日出生于甘肃省兰州市红古区,中国内地男演员。2007年出演处女作电影《地下的天空》和处女作电视剧《真情人生》进入娱乐圈。2008年因参演李少红版《红楼梦》中薛蝌一角而崭露头角。2014年12月17日,黄轩获得2014国剧盛典年度飞跃男演员奖;2016年8月5日,参演陈凯歌执导的电影《妖猫传》饰演白居易。2017年,获得“中国电视剧品质盛典”年度最受喜爱的品质剧星奖;3月31日,其主演的警匪动作电影《非凡任务》上映。

网友评论

最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