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自愿老女人/催眠/失/内/控 (第1/1页)

加入书签

蔺鹤清瘫软在地上,樱红的唇咬住虎口,浑身爽的颤抖,赵梅站在一旁贪婪地看着他骚贱的模样,“清清宝宝,你得了只有让我干你才能治好的骚病,你非常想治好,为了能让我干你的肉棒所以以后你会听我的每一句话。听懂了就重复一遍”。

“得了骚病……要赵姨干…我听话”,男人慢慢从一地污秽中爬起来,乖乖地跪在女人脚边,抬起五官凌厉地脸蛋,眼神乖巧地看着眼前这个肥胖的老女人。看着眼前的男人,赵梅满怀恶意的笑了起来。

凌晨一点,a市的高级楼盘中,有一层楼仍亮着光,隔着若隐若现的纱质窗帘能看到两个人影相互纠缠在一起。赵梅以方便治病为由,离开了自己那个脏兮兮又狭小的屋子,故作无奈地被蔺鹤清邀请到了他家来住。极简风装修的客厅内,这所房子原本的主人被赵梅以这种姿势对治病有好处的理由,要求男人如同一只发情的公狗一样蹲坐在地,在男人雄伟的公狗肉棒根部上用白色蕾丝绑紧还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女人带着一身脏污侵略了这片整洁宁静的小天地,在环视了整所房子后,放肆地张开双臂坐在灰色的皮质沙发上,看着眼前被暗示骚病发作的男人。

蔺鹤清蹲坐在女人面前,壮硕的胸肌也因为这难堪的动作被双臂夹在一起挤出了乳沟,蔺鹤清神情羞耻又难耐的看着赵梅,再也没有了在公司时凌厉的气势,“麻烦蔺总打开腿让我看看你病发的时候是什么情况呢?”女人猥琐的目光紧紧地盯着男人,男人有些羞涩但还是迫于无奈保持蹲坐的姿势对着赵梅用双手掰开了自己的腿,深红的乳头热情的挺立在空气中,双腿打开露出了被蕾丝绑住涨得通红的肉棒,马眼中溢出的液体也在女人的目光里滴答滴答地落在地上。

“别…哈啊…别这样看我啊……”,蔺鹤清沙哑的低吼失去了往日的威力,充满着情欲的身体好似故意勾引着眼前的这个老女人来侵犯自己。肥短的手指用力捏住男人暗红色的乳头揉弄,粗糙的手像砂纸一样打磨着男人发痒的乳头,随着女人的动作,男人劲瘦的腰肢不受控制的挺动着,肥硕的肉棒弹跳几下,“想射吗?骚货”大手重重击打在蔺鹤清软软的大胸脯上,红艳的痕迹即刻占领了这片雪白,女人张开臭嘴含住男人柔韧的乳头啃咬着,“我…不是…不是骚货,让我射…”,男人的话伴随着呻吟磕磕绊绊地从粉润的唇瓣中吐出。赵梅的手向下滑动,握住了蔺鹤清的睾丸,涨满精液的睾丸在轻轻捏动下是弹弹的,女人动作熟练地快速撸动着这根流水的大肉棒,没过多久,男人又将腰高高地向上挺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章

高辣小说相关阅读: 温奶煮桃子 噩梦 残阳真色 小龙[np] 突然和同班男同学住一个宿舍后 (爱尔兰传说改编)费奥纳故事集 首尔攻略 (韩娱np) 为了拯救女主我真的尽力了(H) 职业日记 病娇|黑化|忠犬小短篇 鹤难归:失落欧亚大陆【h】 《R1SE个人?至暗系列》 华胥者 逍遥法外【古代】 【虫母】爱的代价是悬吊 裸辞后回家当老板顺便捡了只高中生小狼狗 山雨 陷阱中的辛西娅 【末世】丧尸来的时候还在搞np 衣服撕开,储君火热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