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 正文

为惠州传承发展汉剧搭建更广阔的平台

时间:2021-01-13 20:41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优

核心提示

汉剧演员在后台化妆,整个过程至少需要两个小时。通讯员供图■开栏语汉剧风韵客家情、粤剧悠悠唱新声、山歌剧原汁原味、渔歌千年唱不停…惠州历史悠久,文化底蕴丰厚,多种文化相互交融、兼收并蓄。新中国成立之初,

为惠州传承发展汉剧搭建更广阔的平台(图1)

汉剧演员在后台化妆,整个过程至少需要两个小时。通讯员供图

■开栏语

汉剧风韵客家情、粤剧悠悠唱新声、山歌剧原汁原味、渔歌千年唱不停…惠州历史悠久,文化底蕴丰厚,多种文化相互交融、兼收并蓄。

新中国成立之初,戏剧迎来较大发展,流行于惠阳地区的剧种多达10个。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受文化生活多元化的冲击,戏曲开始在惠州走下坡路。2015年,办公厅印发《关于支持戏曲传承发展的若干政策》惠州戏曲陆续迎来。

今年被业界称为广东省的“戏曲大年”加强政策支持,振兴戏曲文化,打造戏曲精品,惠州迫在眉睫。南方日报·惠州观察今起推出探寻惠州戏曲“振兴密码”系列报道,探索汉剧、粤剧等戏曲文化在惠州的振兴之道,破解新时代下惠州戏曲的“生态密码”敬请垂注。

1978年,传统汉剧《秦香莲》在原惠阳地区连演43天、47场,场场满座,观众超过5万人次;今年,《秦香莲》有望重新唱响惠州大地,当年的5名原班主要演员将继续参演。

作为广东三大剧种之一的汉剧,在惠州经历了从风靡一时到被迫解散,再到艰难的大起大伏。如今,以原惠阳地区汉剧团部分演员为基础,惠州市醇华戏曲艺术团下称“醇华戏曲团”于2019年9月揭牌成立,在开展“汉剧进校园”重排《秦香莲》的同时,排演惠州本土原创小戏,让汉剧在惠州活起来、传下去,重焕昔日光彩。

采写:南方日报记者 糜朝霞

统筹:罗锐

曙光

广东汉剧“重返”惠州

“垒起七星灶,铜壶煮三江。摆开八仙桌,招待十六方。来的都是客,全凭嘴一张。相逢开口笑,过后不思量…”1月6日,在惠城区南坛北路的一座小楼里,醇华戏曲团开辟了一间仅百余平方米的简陋排练室,李茹娟、李晓宏、曾红英等5名演员正在排练《沙家浜》的知名唱段《智斗》

每周一、周三、周五的上午,是醇华戏曲团演员们互相约定的排练时间。每逢排练时间,国家一级演员张祥来得最早、走得最晚。作为醇华戏曲团的业务副团长,张祥负责指导和提升团员的专业表演水平,他毫无保留地教,演员刻苦用功地学。

张祥曾任吉林省白城市京剧团演员、副团长,2003年参加举办的第二届京剧戏迷票友大赛并夺得银奖。2017年退休后,张祥来到儿子所在的城市惠州定居,目前是惠州市戏曲类唯一的国家一级演员,成为惠州戏曲票友的良师益友。

这是醇华戏曲团日常排练的一个缩影。自2018年底开始筹备办团,经过一年多时间的沉淀,2020年1月13日,醇华戏曲团迎来首次汉剧演出—2020年惠州迎新春音乐歌舞晚会(山歌、汉剧汉乐、渔歌精品展演)

在迎新春音乐歌舞晚会的第二篇章,当《盘夫》折子戏的汉乐声响起,演员们精致的妆容、华丽的装饰、优美的唱腔、灵动的眼神、轻盈的舞步,将传统汉剧的韵味演绎得淋漓尽致,让现场1000多名观众大饱耳福眼福。汉剧表演唱《南国牡丹吐芬芳》也赢得现场掌声阵阵。

“30多年没看过汉剧演出了,今天重看仍然为之震撼,惠州如此优秀的戏曲文化怎么就失传了?”去年10月,在惠州桥东的合江楼下,“国韵飘香”重阳戏曲专场晚会连演两场,醇华戏曲团的传统汉剧表演老少皆宜,备受观众的喜爱,尤其是引发了老惠州人的“集体回忆”和怅然若失。

为让传统精粹经久不衰,“南国牡丹”在惠州校园绽放。2020年,“汉剧进校园”在惠州开展得有声有色。由省委宣传部、省文旅厅、省教育厅共同主办的2019—2020年广东省戏曲进校园活动,在惠州安排了14场“戏曲进校园”汉剧专场活动,由广东汉剧传承研究院演出,醇华戏曲团全程参与、协助。

在过去的一年,广东汉剧传承研究院陆续走进惠州一中、惠州综合高中、博罗长城学校、龙门蓝田民族中学等14所中小学校开展“汉剧进校园”活动,向中小学生展示广东汉剧的风采,让学生零距离感受汉剧文化的传统艺术魅力,在他们心中播撒汉剧的种子。

去年12月3日,广东省2020年戏曲进校园之汉剧专场活动来到惠州一中,由国家一级演员嵇兵主讲。嵇兵从生、旦、丑、公、婆、净六个行当介绍广东汉剧知识,从动作到眼神一一示范,大大激发了学生们对客家文化和广东汉剧的兴趣。

历史钩沉

秦香莲连演43天47场

将时间往回拨,汉剧在惠州有近70年的历史,而且“好戏不断”曾经风靡一时。

据《惠州市志》记载,惠州市境流行的汉剧,原称外江戏,源于中原,200多年前流传岭南,约在20世纪50年代传入惠州,以二黄、西皮为主要声腔,舞台语言为“中州韵、湖广音”后与本地客家方言融合,逐步接近普通话。

1933年(民国22年)外江戏改称汉剧。新中国成立以后,因其艺术风格有别于湖北汉剧,称为广东汉剧,曾被誉为“南国牡丹”与潮剧、粤剧合称为广东三大剧种,是客家人的大戏。其唱腔以西皮、二黄为主,兼有大板、昆腔、佛曲和民间小调等,质朴淳厚,悠扬典雅,保留皮黄腔的古朴刚健。

惠州市戏剧家协会主席古东权介绍,原惠阳地区汉剧团曾是广东省内备受追捧的汉剧表演团,其前身是在汕头公益社基础上筹建的汕头市业余汉剧团,1957年后成为专业剧团,1963年转入惠阳专区改名为惠阳专区汉剧团,1964年初入驻惠州,1965年连平汉剧团并入后称惠阳地区汉剧团。

惠阳地区汉剧团演员、乐师阵容较庞大,最高峰时演职人员有100多人,艺术造诣积累较丰富。1964—1984年,惠阳地区汉剧团深入各县,创作、演出大小剧目41台,其中现代戏24台、古装戏17台。汉剧艺术逐渐为惠州地区群众所接受,汉剧、汉乐成为东江民众喜见乐闻的乡戏、雅乐,汉剧演员范梅英、吴学锋、杨丽珠、邱玉龙、蔡桂晚等深受群众喜爱。

惠州市戏剧家协会副主席、惠州市醇华戏曲艺术团团长吴荣花提到,上世纪70年代,惠阳地区汉剧团上演的古装戏《秦香莲》在惠州人民会场(现改为花都影剧院)连续演出了43天、47场,场场爆满,观众5万多人次,打破了惠州有史以来最高的演出纪录。该剧还到区属各县(梅州、潮州、汕头等地)巡回演出,受到当地观众的热烈欢迎。

记者了解到,受文化生活多元化影响,1984年5月,惠阳地区汉剧团撤团改为艺术培训团,并入惠州市歌舞团,汉剧在惠州的演出活动基本停止。1993年,惠州多名已退休的汉剧演职员发起成立惠州汉剧艺术研究会。原惠阳地区汉剧团60多名演员留在惠州,每逢节假们相约聚在一起,聊聊汉剧的艺术魅力,唱唱汉剧过把戏瘾。

发展破局

传承有望迎来新突破

“广东汉剧在惠州风光不再,30多年来鲜见于舞台,年轻人几乎无人知晓。作为老戏曲人,我们深感痛心,希望尽自己的一份绵力让汉剧在惠州活下来、唱下去。”吴荣花说,为了共同的戏曲情缘,自2019年初开始,原惠阳地区汉剧团的10余名汉剧演员,重聚在一起并组建了惠州市醇华戏曲艺术团,2019年9月正式揭牌运作,主打汉剧推广。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12月,在广东汉剧振兴发展大会上,醇华戏曲团正式成为广东汉剧(汉乐)活动驿站。这是广东汉剧(汉乐)舞台在惠州的延伸,成为惠州传承汉剧的重要平台和载体。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我们中途停唱了30多年,现在得以重新回到舞台,大家的劲头特别足,平日里积极加强训练,周末前往广州、深圳、梅州等地排练学习,提升艺术专业技能。”吴荣花感慨道:“为了保证汉剧表演的专业化水准,我们每场演出基本配齐所有行当,缺人就请外援,希望以最专业的表演、最饱满的热情,将汉剧的艺术魅力呈现给惠州观众。”

一部戏,立起一个剧团。《秦香莲》当年轰动一时,成团以后,复排《秦香莲》成为醇华戏曲团最为迫切的愿望。去年上半年,醇华戏曲团开始筹备复排工作,1978年曾参演《秦香莲》的范梅英、吴荣花、张丽英、邱淑芳、钟爱民参与复排,并将作为主演上场演出。去年下半年,他们还多次前往广东省汉剧传承研究院排练,原计划于2020年12月31日在惠州文化艺术中心正式演出,因为全国疫情加重,不得不暂停演出计划。

未来,醇华戏曲团如何持续运转?吴荣花表达了隐忧:团里老演员的平均年龄在60岁左右,在高强度的排练下明显感到体力不支,亟须培养汉剧新一代传承人。此外,目前艺术团属于民间非营利性组织,平时的演出都是公益性的,艺术团正常运转的开销、添置服装道具费用,吴荣花个人已经投入了几十万元。这并不是长久之计,艺术团的发展壮大,亟须得到相关部门或者社会各界的支持。

记者从惠州市文化广电旅游体育局了解到,目前,该局计划联合醇华戏曲团搭建广东汉剧惠州幼苗培训基地,在惠州各大中职院校里挑选、招录一批在声、色、艺方面有潜质的艺术特长生,开设广东汉剧惠州幼苗班,常态化开展戏曲表演、戏曲器乐的专业化教学,将他们培养成广东汉剧的惠州传承人。

今年,被业界称为广东省的戏曲大年,广东省将举办第十届群众戏剧曲艺花会,汇集全省优秀的群众戏剧曲艺作品进行展演、评选。

惠州市文化广电旅游体育局相关负责人介绍,惠州将以此为契机,发力弘扬本土戏曲文化,鼓励创作者立足东坡文化、葛洪文化开展创作,用戏曲讲好惠州故事,计划通过“一年一场大戏”的方式,打造群众戏剧曲艺精品,走出去代表惠州参加省、国家级赛事,提升惠州市民的文化自信,助力惠州打造文化强市,为惠州建设国内一流城市贡献文艺力量。

■声音

惠州市戏剧家协会主席古东权:

门应着重引进戏曲专业人才

作为广东汉剧的“老根据地”原惠阳地区汉剧团1984年被迫解散后,汉剧在惠州几乎面临绝唱的境地。今年为戏曲大年,惠州如何跟上时代步伐,重展汉剧风采、振兴戏曲文化?

惠州市戏剧家协会主席古东权认为,在整合民间戏曲艺术团和社会力量的基础上,惠州门应发挥主导作用,在政策上、经济上给予引导和扶持,为汉剧演员打造演出平台,为青少年爱好者构筑培训平台,培育有利于惠州戏曲活起来、传下去、出精品、出名家的良好氛围和环境。

“目前,惠州汉剧艺术人才面临断层的困境,主要演员为原惠阳地区汉剧团的老演员,年龄普遍超过60岁,舞台形象和体力都大不如前,亟须培育新的传承人。”古东权建议,惠州门、门在招录人才时,应为戏曲传承发展奠定人才基础,着重引进汉剧、粤剧等戏曲领域的专业人才,一方面可代表惠州创作、演绎戏曲作品,另一方面还可为惠州青少年提供戏曲专业培训。

古东权还提到,惠州门应尽快召集深耕惠州多年的文化领域专家,尤其是戏曲领域的专业人才,举办戏曲传承发展工作研讨会,展开一场“头脑风暴”为惠州扶持地方戏曲表演团体、培养戏曲优秀人才、发展戏曲文化建言献策。

■他山之石

梅州:“周五有戏”连演374场

在“世界客都”梅州,广东汉剧扎根最深、受众最广,成立于1959年的广东汉剧院完整地保留了广东汉剧的创作展演团队。

如今,梅州成为“广东汉剧之乡”广东汉剧在这里薪火相传,代代出人才,黄桂珠、梁素珍、李仙花等一代代名伶在汉剧的舞台上耕耘出彩,让“南国牡丹”迎来“古韵新生”香“飘”梅州也逐渐形成以广东汉剧为主,客家山歌、广东汉乐、提线木偶戏、采茶戏等风格多样的戏曲样式和谐共生的地方戏曲生态。

2012年,为响应文艺院团体制改革的号召,广东汉剧院改制为“广东汉剧传承研究院”为扩大广东汉剧在社会上的影响,广东汉剧传承研究院在多方面作出了创新的尝试。

近年来,广东汉剧传承研究院以“周五有戏”“周六艺苑”为平台载体,依托新时代文明实践中心、广东汉剧(汉乐)活动驿站,广东汉剧队、广东汉乐队的力量,走进学校、社区、军营、工业园和农村,为广大群众送去“文化大餐”为广东汉剧培养了一批本地粉丝。

值得一提的是,“周五有戏”自2013年以来演出不间断,共演出374场,定时定点定期为观众献上汉剧大餐,全民乐享精神文化生活。

传承不守旧,创新不离根。广东汉剧传承研究院策划复排了经典剧目《齐王求将》《闹严府》编排了《蝴蝶梦》《白门柳》《尘埃落定》《诗娘》等精品大戏,不仅使传统优秀剧目得到继承和创新,广东汉剧的“身影”得以闪耀在全国、省、市的戏剧舞台上。

去年12月,由梅州推荐的广东汉剧《夯实剧种基础 巩固传承创新》入选2020年省非遗优秀实践案例。

■观察眼

推动戏曲进课程表

培养忠实观众群体

地方戏以其独特的方式保留着一方百姓的乡音乡愁。作为客家人的大戏,戏音袅袅、代代传唱的汉剧,承载着客家人的开拓精神和人文情怀,其传统文化价值获得社会各界极大的肯定,在奔向现代化的过程中呈现出新的发展态势。

但是,在媒介变革带来的冲击及多元文化的碰撞下,保护与传承地方戏曲的任务显得愈发紧迫,惠州亟须思考戏曲传承发展的境遇与机遇,推动戏曲进校园、育新人、传文化、出精品、出名家,破解新时代背景下戏曲文化的“生态密码”

笔者认为,惠州应抓住“戏曲大年”的契机,组织召开戏曲传承发展工作研讨会,出台《惠州戏曲振兴发展工作实施意见》推动惠州戏曲宣传普及和振兴发展。

就汉剧单个剧种而言,在搭建广东汉剧惠州幼苗培训基地、开设广东汉剧惠州幼苗班的基础上,惠州可积极申办广东汉剧传承研究院惠州分院,开展一批交流活动、打造一批优秀剧目、培养一批汉剧人才,为惠州传承发展汉剧搭建更广阔的平台。

平台有了,演出有了,观众何来?毋庸置疑,青少年群体是首选,他们是戏曲新生态中最为活跃、最具潜质的力量和元素。除了推动戏曲进校园外,惠州还应推动戏曲教育进入中小学课程表,让孩子在学习戏曲的过程中成为戏曲传承的小使者,将他们培养成拥有艺术品位的忠实观众群体。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汉剧

汉剧,旧称楚调、汉调(楚腔、楚曲),民国时期定名汉剧,俗称“二黄”。汉剧是湖北传统戏曲剧种之一,也是陕西省的第二大剧种,主要流行于湖北省境地内长江/汉水流域,以及湖南、陕西南部、四川和广东部分地区。汉剧角色共分为十行:一末、二净、三生、四旦、五丑、六外、七小、八贴、九夫、十杂。腔调除了西皮、二黄外,罗罗腔也用得较多。伴奏乐器有胡琴、月琴、三弦、鼓板等。2006年入选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汉剧中的二黄唱调,是现代京剧唱腔的主要组成部分,所以汉剧又有“京剧唱腔之祖山”的美誉。

网友评论

最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