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 > 正文

黑梦

时间:2020-05-22 22:52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核心提示

我死了!没有任何症兆,就莫名其妙的突兀的死了,在这雾霾笼罩阴冷的冬日的上午。灰蒙蒙的天上飘撒着一丝半点零星的雪花,太阳像枚灰色的硬币在浓云密雾中若隐若现的急急穿行,放眼四周空荡荡苍茫一片,只有我家的房

我死了!没有任何症兆,就莫名其妙的突兀的死了,在这雾霾笼罩阴冷的冬日的上午。

灰蒙蒙的天上飘撒着一丝半点零星的雪花,太阳像枚灰色的硬币在浓云密雾中若隐若现的急急穿行,放眼四周空荡荡苍茫一片,只有我家的房子突兀明显的孤零零的杵在中央。

因何而死?我也不知道,也无从知晓,只是突然间发现自己直挺挺的躺在一块两条长木凳支起的单人床板上,一张干净的薄薄的红面白里的被子从头到脚的盖住了我的整个身躯,只把一双穿的攒新皮鞋的脚露在了外面。

床板支在客厅的中央,我头朝里脚朝外的躺着,脚前的地上放着一个塘瓷盆,我知道那是供祭奠送别我的人烧纸钱用的。我看见一身素白的妻子和儿子跪在靠门的一侧扑天抢地的嚎啕痛哭,凄惨悲怜的声音,如同铺天盖地密密麻麻的银在我的心上,让我心口剧痛肝肠寸断。唉,我长叹一声,当初结婚时潦倒穷酸,没能让这个跟我过了半世清贫的女人穿上洁白的婚纱,如今却让她为我穿上了同样洁白的孝衫,我恨恨的咒骂自己。俗话说女要俏一身孝,这话一点没错,一看到她梨花带雨的俊俏面容,竟显的分外的美艳动人。不知道今后要便宜了哪个小子,让他有福来补我的遗缺!我心底涌上了难以名状的痛楚,那是一种撕心裂肺的痛。转念又想,只要他真心对这对母子好,我咬咬牙也倒罢了,倘若是那种住我房子花我钱睡我媳妇打我娃的混账,嘿嘿,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他,定会让他小子生不如死!我狞笑着,心却碎了一地。

在妻子旁边的小凳子上一溜儿坐着她的大姐、二姐和三姐,不知是触景生情还是担心妹妹今后的生活,每个人都是一脸凄凉悲苦之色,不时的抬手抹泪,嘴里念念叨叨的反复重复着说:不敢再哭了,小心把身体哭坏了,以后路还长着哩,你不为自己也要为娃想哩么!

好了老婆,不要再哭了,你那痛彻心扉绝望的哭声让我的心如同被热油反复煎炸痛苦不堪,等把我埋了找个有钱人赶紧嫁了吧!跟着我让你过了十几年的穷苦日子,趁着现在容颜未老,忘了我,或许还可享半世荣华。以后你我不会再朝思暮想,不会再百般牵挂,不会再朝夕相处,不会再耳提面命,不会再如影随形,不会有争吵有和好,我已成为句号成为过去时,而你依旧是现在进行时。没有我的日子,请坚强前行!

别了,儿子,在没有老爸的日子里,要学会自己长大,自立自强且自尊自爱。还有重要的一点你必须牢记:你秉性温和为人谦逊,我知道从小到大很讨许多女同学喜欢,但一定要明白,那只是孩子间单纯的好感和玩笑,你必须时刻保持头脑清醒,约束自己坚决不在上大学之前谈恋爱,把所有精力都用在学习上。因为你必须清楚,人的一生,在什么阶段就因该干什么事,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虽说凡事都有定数,但倘若你认定要做的事,就应当全力以赴为之努力,天道酬勤,只要努力必有收获,不必过份计较结果的好坏,学会坦然面对即可。另外,切记在任何时候,都不要与人争强斗勇置自己于危险之地,在工作与生活中要宽待他人,多交朋友尽量不去树敌,何时何地都要安全第一保全自己。因为,你不光是你,除了那些不相干的人,你还是母亲的儿子,以后还会是妻子的丈夫,孩子的父亲,你是他们的树,他们需要你的庇护,你是他们的天,他们需要你高高的撑在头顶。所以,我不求日后你大富大贵,只愿你一生平安。

别了,我的爱人!倘若有来生,我愿意变做一只小鸟,在窗外的梧桐树上修窝筑巢,天天月月年年的守在那里,站在枝头默默的看着你,春去秋来,叶生叶落,永不飞离。如果可以,我愿意变成藏在你发根里的一颗痣,静静的陪伴你,一生一世,一刻不离。

永别了,我最爱的人!我走了,希望你们尽快把我遗忘在心底深处,早日走出阴霾,开始新的生活。每逢清明,倘若记起,烧少许纸钱即可。若我元神不散,定会时刻保佑你俩永远幸福安康。

我如风似雾,飘到了半空,看了看红被下的自己,这个随我出生到死亡的肉身此时却异常陌生,像条老狗一样丑陋的蜷缩一团。别了,这副臭皮囊!我知道过不了几天他将化作一缕青烟从火葬厂高耸的烟囱中冒出,片刻间烟消云散无影无踪!

我飘过了车流如织繁华依旧的城市上空,飘过了连绵起伏的北山,孤魂野鬼,只有几只乌鸦紧紧跟随在身边,我知道,这是索命无常变化而成。直到飘进群山环抱的那个再熟悉不过的小县城,我突然间心慌意乱,大声呵斥用力驱赶这几只让人生厌的不祥之鸟,但一切都是徒劳。它们根本不理会我的愤怒,嘲弄挑衅的看着我,肆意的撕扯着我的身体,我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双脚双腿在它们坚硬的嘴里化成缕缕青烟随风飘散,我虽有万千怨恨,却束手无策。

到了老家的院子上空,乌鸦落在院外那棵高大的榆树顶上一声接一声嘶哑的嚎叫,我却不敢下落,我没有勇气也不忍心看到家中凄惨的场面。显然家里早已得到我的死讯,偌大的院落笼罩在悲痛弥漫的黑雾之中。最终,我硬着头皮拖着仅剩的半截身子飘进了屋内,没时间等待了,我知道自己随时会像烟雾一样消散在空气之中,我必须见家人最后一面。我看到年迈的父亲无力的倚靠在冰凉的炕头,为数不多的几撮白发杂乱的贴在发紫的头皮上,双眼紧闭脸色灰白,不时有混浊的泪水从眼角流出,无声无息。母亲瘦弱的身体蜷缩在炕的另一角,身边散落着数十张我从小到大的照片,干瘦如柴的手里拿着一块早已被泪水浸透的手帕不住的擦着从红肿的双眼源源不断流下的含着血丝的泪水,无力的低声哭泣。我的心又一次碎了,碎成了粉末。白发人送黑发人,如此天大的不幸竟突如其来的降临到我可怜的父母身上,他们是那样的苍老羸弱,实在无法承受这样天大的打击。我实在没有勇气再看父母,赶紧移开目光环视屋里,我看到炕下的地上站满了人,都是我的姐姐姐夫外甥外甥女,他们都阴沉着脸,把悲伤极力掩饰起来,轮流劝说着炕上的两个气若游丝奄奄一息的老人。

我彻底崩溃了,一种如同被石磨瞬间碾碎的剧痛如同巨浪般把我冲到屋外,不敢再待了,这种比死都让人绝望的痛楚让我的心如油煎火烤般抓狂。我再一次飘到了空中,看到许多亲戚邻居源源不断的从四面八方涌进了院子,善良的人们相互诉说着他们眼中的我,言语中满是惋惜和唏嘘,他们用他们的方式安慰着着个不幸的家庭和这俩位可怜的老人。

别了,我挚爱的父母!忘了我吧,我走后,希望你们能尽早从丧子之痛中解脱出来,必定,生活还得继续,日子还要一天一天的过!别了,虽然我有万般不舍!

我无力的离开了生养我的地方,再无忧伤悲痛。我突然发现除了早已消失殆尽的脚和腿,不知在什么时候胳膊和身子也在逐渐消失减少,此时仅剩头和半拉为数不多的身子在空中随风游荡。去看看朋友们吧,毕竟在生前他们曾经给了我无数的帮助,也带给了我无尽的快乐。想到他们,我竟然暂时忘记自己已经死去的事实,渐渐开心起来。今天我,寒夜里看雪飘过,怀着冷却了的心飘远方-------我悠然自得的唱着生前喜欢的歌,拖着硕大头颅下带着的残体继续向城里飘去。很快到了王胖家,我高兴的看见他那八十多平米空间挤满了我的挚友,竟然还有我为数不多的几个女朋友。女人们窃窃私语,男人们大口的吞云吐雾,无一例外,脸上都挂满了悲伤。我知道,这悲伤中有对我的怀念,也有兔死狐悲的感伤!别了,我的兄弟姐妹们!虽然从此我们不再彼此见面、互相探问、表达关怀,但如果我阴魂不散在天有灵,我一定会托梦给你们,告诉下几期双色球的开奖号码,让你们个个成为百万富翁,从此不再为生计奔波,不再为生活发愁。别了,我的兄弟姐妹们!

我离开了,离开了带给我欢乐的人们。半空中,我麻木的看见自己的身子已经荡然无存,仅剩一颗头颅荒诞的飘荡在空中。我看见远方欠我钱的几个人一脸惬意笑容,看见我欠钱的几个债主满脸的愁容。

至此一别我们将人鬼殊途阴阳两隔,心里竟有一股从未有过的轻松感席卷而来,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吹灯拔蜡?一了百了?我百感交集!

爸爸,我要尿!突然间有人使劲推我,我艰难的睁开眼睛,眼前一片黑暗,我感觉到儿子的小胖手在我胸口使劲推搡。我探身慌乱的在床头摸索了一阵,终于把床头灯的开关攥在了手里,啪的一声,满屋亮堂,之前的一切晦暗随即消失,我大梦初醒,如同从地狱重返人间,欣喜,激动,幸福,癫狂,各种情绪霎那间在身体里剧烈的碰撞交汇,脑子里电光火石般突然闪过一道刺目的白光,随即空白一片。我目光呆滞,嘴里喃喃的念叨着万幸万幸!一种死里逃生的狂喜让我情不自禁的恨恨的亲了一口熟睡中的妻子,她嘴里嘟哝了一句便又翻身睡去。我又粗鲁的使劲抱住急着上厕所的儿子,在他那胖乎乎的小脸上狠狠的亲着,我抱的紧紧的,生怕一松手他会像梦一样突然消失。他明显被吓着了,惊恐而恼怒的从我的怀抱中挣脱出来,嫌弃的擦了一下脸蛋的的口水,白了我一眼便飞快的跑向厕所,留下身后一脸癫狂痴傻的我。

我完全清醒,抬起右手抹了一把脸,手上湿漉漉的。是做梦,我在心里轻轻的告诉自己,但于此同时,心口那真真切切的痛,却依旧使我眼睛湿润,喉头酸楚。

我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告诉自己,明天,太阳照样升起。

佛说:伸手需要一瞬间,牵手却要很多年,无论你遇见谁,他都是你生命该出现的人,绝非偶然。佛说: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世的擦肩而过。我说:明天开始,善待身边的每一个人。因为谁也不敢拍着胸脯打保票说:这次分别下次就一定能够重逢,或许这次就是最后一次的相遇,也是永远的别离。

突然间觉得,活着,真好!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自己

自己的释义是自身、本身,出自于《南史·隐逸传下·陶弘景》:“初,弘景母梦青龙无尾,自己升天。”唐蒋贻恭《咏虾蟆》:“坐卧兼行总一般,向人努眼太无端,欲知自己形骸小,试就蹄涔照影看。”明李贽《杂说》:“夺他人之酒杯,浇自己之垒块。”或者属于某人自身的或某物本身的。此外还有何炅个人第三张大碟《自己》,发行于2006年。

网友评论

最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