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 > 正文

春天的诗会是一场种子的衍生

时间:2020-03-29 11:37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核心提示

春天的诗会是一场种子的衍生发起《春天的诗会》活动,我的手上收集了近百首来自大庆市诗友的诗歌作品。在阅稿、审读过程中,我真实着有一种感动,我觉得诗歌在油城,在这个春天里种下了,而且正在以一种强大的阵势萌

春天的诗会是一场种子的衍生(图1)

春天的诗会是一场种子的衍生

发起《春天的诗会》活动,我的手上收集了近百首来自大庆市诗友的诗歌作品。在阅稿、审读过程中,我真实着有一种感动,我觉得诗歌在油城,在这个春天里种下了,而且正在以一种强大的阵势萌动生长。这些诗人仿佛是回到了人性最初的纯然时刻,也仿佛是灵魂真正归一了本土,归于了真正意义上的春天。一些诗人打开了冰封的自己一再靠近春天,从惯常的抒情范围诗歌写作,甚或是典型的生活化北方写作模式,逐渐转型到宏大的叙事空间。而在这些种植性的叙事诗里,我看到的不仅仅是希望,更有她们生活史的片段或是一景。

在这些诗歌作品里,有些文本依旧是原始的抒情范畴,可是那些细节化、情景化甚至场景化的抒情,不仅不空泛,而是在其或暗喻或象征的手法里,自然隽永。比如曹立光的那首《我爱这花苞裂开的时光》我爱上的桃花怀孕了/微凸的小腹住满了阳光的种子/春风被发芽的心事抚摸/泛绿的远天挂着白的云朵/我坐在万物生长的土地中央/听一条蚯蚓自弹自唱…诗歌俏皮中有一缕阳光,更细腻中流出一种难以形容的温婉情致。读罢,现实感和经历感交融,那种无需探寻就已经跳动而出的诗情真是妙不可言!这样的诗,我喜欢!

这季节各平台写春天的诗歌很多,不少作品让读者看到的不过是一地鸡毛,简单肤浅的书写。可是这次集结上来的作品,虽然许多也都是平面化的书写,可是却都有着强大的内核因素,有一种春天里自然而然着涌动的巨大力量。例如寇营的《我的春天》看似在平淡叙述,在白描般抒情,可是他寥寥数语,春天便在他笔下活泛起来,且是一片生机!他说:我的春天属于那条小河/冰退了,雪化了/它轻轻地轻轻地从我的身旁流过/我的春天属于那只鸟儿/轻盈地飞来了,又欢快地跑开了/但我能听懂它明媚的婉约的歌…一首诗歌,万千情意,看似小资,却也微观中透出宏大。

也有一些诗歌是从当下现实出发,深入人性之柔软之处,可以说这样的诗与诗人的文化视野和生活架构有着直接的关系。比如红雪的那首《北风劲吹》外在意象中呈现给读者的是北国之风尽吹时之情景,而越过表象,其内核着的是一种春天里山要说话,水要发言的生动,是一种绝不会收手,绝不会停歇的挺近精神。这才是红雪,他的诗短短几句,仿佛就可以亮着,把夜钻透!

我一直很认同一种写作方:就是好的叙事,就是你在文字中你不知道他是在叙事。我看到过许多作品叙事过程中转身痕迹太重,以致叙事中刻意跳出来抒情或是旁白议论时处理不当,而有一些低级的硬伤出现。可是这一次我看到的是:挥毫万岭蕴千流的气象浑厚和诗情豪迈,我看到的也有:春花含笑舒眉眼的异彩纷呈。北冥之鱼的《春》一路向北/沿着归雁的方向/横扫沙漠草原/哪怕高山海洋…其诗气势恢宏,以地于一春,横四海于寸心的豪情,舒展开来,一路向北。老喻的《憧憬春天》既有天净沙,出尘的脱俗与意蕴,更有暮春时节,一个柔美女子对于春天的向往和期待。颂其诗,读其人,春韵悠长,美哉妙哉!

或许是受这些诗人熏染吧。这个春天我也爱上了写诗,《春天,矛盾在夜色沉寂的时候》或是任诗歌在秋浦河突围。此刻读诗、品诗,我也有一种真实的感觉,春天,一场种子的衍生与发展开始了,而且会生生不息…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诗歌

诗歌是一种主情的文学体裁,它以抒情的方式,高度凝练,集中地反映社会生活,用丰富的想象、富有节奏感、韵律美的语言和分行排列的形式来抒发思想情感。诗歌是有节奏、有韵律并富有感情色彩的一种语言艺术形式,也是世界上最古老、最基本的文学形式。

网友评论

最新新闻